分享:

美國中部時間:2015-03-24 13:25

貴賓熱線4008-571-123

更多 +

聯系我們


涵翔赴美醫療服務中心

電話:+86-0571-8257 2188

微博:@赴美看病專家

微信:hanxianghealth

網站:www.gumjmc.live

地址:中國.杭州市慶春隧道口錢江世紀新城寶盛世紀中心39層

兒童疾病

視網膜母細胞瘤患兒赴美就醫:孩子父親口述航班起飛前后的故事

作者:http://www.gumjmc.live/ 瀏覽次數:12991

寶寶雙眼罹患視網膜母細胞瘤

我是一個剛滿周歲孩子的父親。初為人父時,我激動傻樂。伴隨著忙綠的奶爸生活,我已鍛煉成一名泡奶粉換尿布的能手,孩子也逐漸長大。這樣忙綠的日子,我卻覺得無比幸福。直到發現寶寶患病,平和的生活被打破。

每天從清早睜開眼,我家媳婦的眼神就一直追隨著寶寶,對他看護有佳。有天,媳婦盯著寶寶看了好一會兒,然后擔憂地問我“誒,你過來看看,我家寶的左邊眼睛里怎么好像有個亮亮的白點啊?”“明眸皓齒唄~像他爸!”我不假思索地自賣自夸起來。

 “先別開玩笑,你倒是來看看啊!”我媳婦認真著急的樣子讓我立馬放下手邊的活,這一看我自己也有點慌了,小家伙黑黑的眼珠里真的有個小白點。“先別瞎想,下午抱去醫院查查看吧。”我說。

不料去醫院只是不幸的開始——視網膜母細胞瘤(簡稱RB),一個完全陌生的醫學詞條就這樣無情地闖進了我們的家庭。更為可怕的是,還不是一只眼睛,是雙眼。

 

想到出國 以獲最好治療

多少次在深夜驚醒,我多想那只是一個噩夢。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想,那會不會是誤診,想到時就不由自主地往百度搜索框里敲入那幾個字。總想懷疑這病的真實性,但它就是發生在我們身上了。之后我們輾轉上海、北京兩地的大醫院,多個專家給出的具體方案不盡相同。要么藥物治療,但是不能保障對孩子智力沒有影響;要么手術摘除眼球,但也不一定能保住性命。在漸漸接受這個殘忍的事實后,全家臨于崩潰的邊緣。妻子哭成了淚人,長輩們焦灼地無所適從,只有寶寶還是喝飽奶就會露出滿足的笑容。我十分心酸。

有一天妻子突然走到我面前,抬頭看著我說,“我們一定要把寶寶給醫好,我們要去全世界最好的治療!”“一定!”,我堅定的點點頭。就在那瞬間我忽然意識到:最好的治療,上海、北京只是中國最好的,我怎么沒想到國外呢?有了這個念頭后,我在心里對寶寶說“既然上天安排你是我的兒子,我就要擔起做父親的責任,給你最好的治療!”

 

選定紀念斯隆-凱特琳癌癥中心去就診

當即我聯系上了在美國留學的親戚,同時利用搜索引擎獲取一切可能有用的消息資源。對于從未跨出國門的我來說,第一次那么強烈地希望全世界的各地都近在咫尺。

在美國的親戚幫忙打聽回消息,紀念斯隆-凱特琳癌癥中心(MemorialSloan-Kettering Cancer Center)作為第一選擇進入了我的視線。于此同時,單位另外一名同事也反饋說她朋友的小孩也罹患此病,是通過涵翔醫療的服務,去的也是紀念斯隆-凱特琳癌癥中心,治療反饋也比較好。兩方面的信息都指向同一家醫院,并且有推薦的專業中介機構,我當即做出決定,撥通了涵翔醫療的電話。初步溝通后,我和妻子決定去一趟杭州。

 

確定杭州涵翔醫療為轉診機構

趕到總部位于杭州的涵翔醫療,接待我們的是醫學部首席醫學顧問----蔣醫生。蔣醫生有省會三甲醫院多年的工作經驗,也有英國留學背景。3周前,他剛剛接手轉診了一位1歲零3個月的女孩子到紐約的紀念斯隆凱特林癌癥中心,也是RB患兒。聽蔣醫生說,這個孩子正在美國接受David. H. Abramson醫生的治療,而且初期效果非常理想。

有這么類似的成功案例在前面,我和妻子心里略微松了口氣,感到我們的寶寶肯定也有希望。雖然離開涵翔醫療的時候我告訴蔣醫生,我們需要回家商量后再給他答復。但是在火車上我和妻子已經商量定:不能拖延,找涵翔醫療,帶寶寶去美國看眼睛!

動車上信號不好,車子到終點站一停穩,我馬上在站臺上撥通了電話:“蔣醫生,我們要去紐約,請幫助我們!”

 

簽訂機構 準備寶寶病歷資料

簡單在電話里做了溝通后,當即做了這樣的分工:

妻子先趕回家,準備赴美就醫需要的基本材料;我買了馬上回杭州的車票,前往涵翔醫療與蔣醫生做準備工作的對接,并簽訂合同;在我到達之前,蔣醫生已經在著手準備病歷材料。這個時候,是北京時間下午2點40分。

當我第二次到達涵翔醫療的接待室時,由于堵車,已經是下午5點25分。蔣醫生沒有走,在辦公室等我。

簽完合同,蔣醫生和他的同事并沒有下班,而是繼續在辦公室里整理我兒子的病例和翻譯件,他們說希望盡快做出材料,在紐約時間的早晨8點前,讓美國醫生的郵箱里有關于我們的病歷材料郵件,為了孩子能早一天見到David醫生。

雖然內心非常感激他們,當時真的很想請他們吃個晚飯,(當時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吃晚飯,但我猜測沒有吃的可能性更大)。但是我得馬上趕回去,有更重要的事要我去做。

 

獲得院方邀請函 辦理簽證

接下來一邊等美國的消息,一邊等簽證、就醫等需要準備的材料。期間涵翔醫療的工作人員反復幫我們審核材料,以及培訓面簽注意事項。(雖然是赴美就醫,但是美帝的面簽官還是可能拒簽的)。

同時,我們在為寶寶申請護照,向出入境管理局說明情況后,寶寶的護照特事特辦,3天就拿到了,而就在當天,美國的就醫邀請函也來了。

與涵翔醫療的工作人員商量后,我們兵分兩路:一方面,涵翔醫療國際聯絡部的曹小姐遠程電話協助我的家人,通過VISI卡向醫院匯了院方評估的一期醫療費用:14萬5千美金。另一方面,我們夫妻帶著寶寶開車前往上海美國領事館,涵翔醫療的負責簽證辦理員工從杭州出發,計劃在上海美領館與我們碰頭。

在我們抵達上海美領館前20分鐘,在“后方”已經轉賬成功,并把信用卡轉賬憑證發到我的郵箱。我們在美領館旁的文印店打印出匯款憑證,一看手表,距離面簽時間不到半小時,剛剛好。

面簽非常的順利,面簽官是一個金發碧眼的年輕女性,她非常同情寶寶的遭遇,當即通過了我們三人的簽證并且告訴我,會盡快把護照寄回給我們。

 

在美住宿安排妥當

在確診孩子得了RB這個噩耗后,我們終于是一個好消息接著一個好消息。

當天晚上11點,我接到涵翔醫療的曹小姐信息,我們在紐約的住宿問題解決了。

之前太忙,也缺乏經驗,我和太太都沒來得及考慮住宿的問題,想不到涵翔醫療的員工已經幫我們安排妥當。

我想這里面有他們經歷過許多我們這樣的客戶,積攢的經驗因素,更有他們有責任心的主觀因素。

 

如約抵達紐約進行治療

總之,后面的流程非常順利,我們如約抵達紐約,見到了涵翔醫療為我們配備的專職服務人員,王理先生(后來我才知道,這位看著已經不年輕的王先生是臺灣人,藥理學博士學位)。第二天,我們見到了傳說中的David醫生,讓我意外的是這位世界頂級的RB治療專家竟然不是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,而是一位很精神的中年醫生,帶一點親切的東方儒雅感的長者形象。

 

涵翔王總前來探望

在我們抵達紐約接受治療后的2周左右,涵翔醫療的創始人王朝陽先生,特意從涵翔美國總公司所在的休斯敦,飛來紐約看望我們一家。

王總說他的小女兒也才出生不久,他非常能理解帶孩子遠赴重洋看病的父母的心情,所以只要時間允許,每一個來美國治療的寶寶,他都會來探望。

現在寶寶的第一階段治療成果很明朗,David醫生已確定右眼可以痊愈,但醫生也說,左眼雖然可以保住,但是可能視力會有所下降。

相對于國內的摘除眼球或可能的其他不良反應,我們已經感覺到很幸運了。我也發了消息給王朝陽先生說,等寶寶的治療結束,我們一家去休斯敦看望他的女兒。

 更多美國視網膜母細胞瘤醫療信息請點擊客服咨詢!

視網膜母細胞瘤美國治療患者交流群:478163210  視網膜母細胞美國保眼

浙公網安備 33010902000096號

了解更多美國醫療動態
疾病
赴美就醫
遠程會診
出國體檢
姓名
聯系方式
今天已有 位咨詢用戶獲取了報價

簽證咨詢

專家咨詢

快速預約

聯系手機  *
疾病名稱  *
留       言
驗  證  碼   *
浴火凤凰电子